新闻热线:15379009688,0931-4809111   新闻邮箱:zglzw2012@163.com  QQ:1538783093  

设为首页

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兰州网  >  兰州  >  兰州要闻

他们,一直在与病魔顽强抗争


稿源:兰州晚报 编辑:刘明德 发布时间:2018-08-08 11:47      【选择字号:

  中国兰州网8月8日消息 一个单身女人拉扯女儿不容易,好端端的昨天还上班呢,谁能想到就查出了卵巢癌晚期;一场车祸把邓文撞成了残疾人,却不想心肌梗塞诱发脑淤血,偏瘫在床一躺就是三年;赵梅整日务农过着富足快乐的小日子,却被乳腺癌打击得支离破碎。大病就是这样无情且突然地降临在一个个不幸的家庭身边。在与病魔的较量中,患者坚持、家属给力、社会帮助、朋友救济,越来越多的冷静、团结、奉献、不屈,铸就了抗争到底的亲情底色。

  沈志华癌上加癌,大病家庭不言败

  每天清晨5点10分,家住安宁的沈志华准时出门,沿着黄河边走路5公里。不为别的,就为了遵循医嘱适量运动,调整好心态积极应对病情发展。从2015年3月查出卵巢癌之后,这位坚强的单身母亲没有放松过一天,用铁的毅力不断和病魔抗争着。

  上高一的女儿姗姗(化名)正处在学业的最要紧阶段,为了不影响女儿上学,2015年3月沈志华独自一人前往省妇幼保健院检查,检查结果出来后自己都蒙了,CT显示患处多发占位,致周围阻塞性炎症并多发转移考虑,通俗地讲就是癌症有着转移的风险。老沈不能接受结果便来到肿瘤医院复检,4月20日确诊为卵巢癌晚期,并且已经错过了最佳手术时机,只能做化疗进行控制。

  作为家里的顶梁柱,老沈背着孩子在黄河边大哭一场后擦干眼泪,选择坚强面对。年迈的母亲担负起照顾女儿衣食起居和营养调理的大任,女儿姗姗更加用功学习,还时刻鼓励妈妈要坚持住。

  化疗每21天一个周期,一次住院治疗一个礼拜,从2016至2017年老沈已经经历了12个周期的化疗,从医学上讲这基本上已经是化疗的极限了,但沈志华一直在默默坚持,承受着治疗带来的难以想象的痛苦。因为化疗导致满嘴都长了口腔溃疡,哪怕喝一口水都能感觉到液体在整个食道流动带来的蛰痛。

  一次血常规和肝肾功化验54元、一个疗程化疗费11000元、提升红细胞血小板打针3500元、肿瘤医院住院费21000、吃药钱1200元……心细的母亲李爱梅一笔一笔计算看病的花销,这些还仅仅是大面上看得到的,看不见的小花销不计其数。截至目前全家看病已经花了近35万,然而后续依旧是个无底洞,患病母亲需要好心人的救助。

  邓文先出车祸后偏瘫,他从没放弃

  原本好好的一个人,先出车祸撞成了四级残疾,残疾以后又突发心肌梗塞诱发脑淤血,在重症监护室抢救了整整13天才脱离危险,现如今偏瘫在床。一切都像演电影一样的经历却实实在在地落在了安宁区邓文一家人身上。用老伴李英华的话来说,生活像一下子掉进了冰窖一样。

  2014年6月17日,是老邓家永不能忘的日子,邓文上街在北滨河路遛弯,被失控的轿车撞伤落了个四级残疾。当时肇事司机是个年轻小伙子也没啥钱,好心的一家人让肇事方付了医疗费就让小伙子走了。没想到慢慢康复路会有那么多的坎等待着一家人。

  坏运气接踵而来,2016年初邓文又因为心肌梗塞诱发脑淤血,送往陆军总院抢救,在重症监护室13天才把命保住,命是保住了如今却偏瘫在床一躺就是两年。

  照顾偏瘫病人的起居繁重而冗杂。每天早上6点李英华就起来做早饭、擦身子、活动身体、换洗床单,中午还要扶着丈夫起来做半个小时的复健器械。“这两年我离开家的时间不超过10天,老邓这不分白天黑夜一刻都离不开人。”李英华告诉记者。

  与劳务的付出相比财务的开销更让李英华心焦。偏瘫病人的日常花销是巨大的,每月近2000元的药费和1800元的康复治疗费让一家人愁白了头。老两口每月工资3000多元还不够老邓吃药的开销,复健、复查、住院、检查都需要钱。家里各个角落都放着成堆的中成药,都是好心的邻居从别处打听来的“秘方”,不愿放弃一丝希望的邓文总会试试。

  采访中李英华特意提醒记者别说出偏瘫这个词,长期卧病在床的病人敏感又脆弱,总觉得自己是全家的负担,物质和精神上都需要更多的关怀。

  赵梅我想多陪陪孙子

  “以前老赵家里的光景可好着呢,跑跑小车风光着呢!可现在得了这个病,家里的牛也卖了棺材本也掏空了,啥都没了。”皋兰县石洞镇的同乡向记者讲述着赵梅家因病返贫的故事。

  2015年4月3日,在地里干农活的赵梅眼前一抹黑一头栽倒在自家地里,一起干农活的村里人赶快把她送到村卫生所。初查后村里卫生条件有限建议转到兰州的大医院看看,可不曾想到了兰大二院一检查竟然是乳腺癌。说啥也不敢信的赵梅又从家里拿钱去更专业的省肿瘤医院复查。4月19日,一张确诊通知书送到家人手中,农村家庭根本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只是觉得天塌了。

  在肿瘤医院住院的一个半月很快掏空了原本在村子里还算富裕的家,为了凑够近10万元的乳腺切除费用,家里养的一头牛十多只羊卖了还不够,又把年迈的父母的“棺材本”都垫了进去。自己家掏空了无奈只能去亲戚家借,但身边的亲戚也不富裕,你三百我两百的也只是杯水车薪,借的次数多了也开不了口了。

  身体上的折磨是一方面,更让赵梅难受的是看病就像无底洞,不管花多少钱都没完没了。

  现在唯一让赵梅坚持的动力就是2017年出生的小孙子,老话说隔辈亲,小孙子出生后赵梅每天锻炼、聊天、做家务更来劲了。“医生说心情好是最好的药,我不能放弃,我要多陪陪孙子。”

  虽然心态是保障,但是真金白银的医药费确实也让一家人为难。原本种地能换来一份收入,得了癌症后重体力劳动彻底不能干了,丈夫原本在皋兰跑跑车,现在也回家不干了,看着一天天长大的孙子和妻子高昂的药费,让这个庄稼汉愁白了头。(记者 周靖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