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兰州网  >  兰州  >  文化

陇上大贤刘尔炘

——刘尔炘生平及其文化成就简介

www.lanzhou.cn2019-07-02 16:00

(作者:王立仁 兰州孔子文化研究会副会长)  

  刘尔炘(1864—1931年),字又宽,号晓岚,又号果斋,别号五泉山人,兰州市盐场堡人。(以下文中尊称果斎先生)自幼受到传统国学的良好教育,坚定了儒家的学术立场。22岁乡试中举,设塾授徒。26岁,光绪己丑科进士,先后授翰林院庶吉士、编修。在京供职3年,目睹1894年甲午海战中国惨败的现实,“见清季事不可为”,遂于次年辞官,“浩然归里,唯一志于学。”在家乡的34年中,他办学兴教、培育英才;创办实体,促进经济文化各项事业取得发展;情系乡里,关爱民众,几度救灾解难,修建大型工程;为地方立下了赫赫事功,因而受到兰州人民世代景仰。今天在五泉山公园万源阁望来堂内,还有他的铜像和生平事迹展览。

 图1,刘尔炘(1864—1931年)

  刘尔炘先生是杰出的教育家

  兰州市自明朝起,地方教育事业比较兴盛。到了清代,以兰山书院、五泉书院、求古书院和皋兰书院为代表的官学,以及县学、乡学体系完整,再加上各类私塾,民间“耕读传家”的风尚十分浓厚。先后涌现出牛运震、张澍、吴镇、秦维岳、吴可读、梁济瀍、萧光汉、马世焘、卢政、张国常、刘光祖等饱学鸿儒引领教育风潮,一时人才济济文教昌盛。在这样的背景下,果斎先生独辟蹊径自成一家,做出了远胜前人的卓越成就。

  (一)担任众多教职,完成从封建社会教育到民国教育事业的转型。1897年回乡以后,先生应聘主讲五泉书院,他一改历代山长推崇八股的教学宗旨,制定和实行“力求实学条约”,明确要求“诸生将欲为异日有用之人,则凡天算舆地军政财赋中外交涉诸大端固宜随其所近而专治焉。”提出“立志、存心、有抉择、有次序、切记体察、随事力行”等六项标准和方法,使得书院学风为之一变。

图2,兰州五泉书院

  

  在治学上,要求学生,读书要"推其究竟,融会贯通"。同时德才兼备,作到"坦荡宽平,心境如光风霁月",当"理欲交争之际,必坚持理"。1902年,陕甘总督署创办甘肃文高等学堂(兰州一中前身),果斎先生担任总教习9年。这一时期,他的教学思想表现的更加到位。一是强烈的爱国主义情操。他在高等学堂提写过几副楹联,如:“我都是黄帝子孙,俯仰乾坤何堪回首?你看那白人族类,纵横宇宙能不惊心!”“五大洲同在地球,何故人强我弱?二三子欲擎天柱,当思日异月新!”“振尚武精神为自立国:汰虚文积习读有用书。”他的爱国情怀深刻感染学生们,文高等学堂涌现出水梓、水楠、邓宗、慕少堂等一批进步人士。二是主张中西兼学通经致用。高等学堂课程设置有修身、经学、外语、史学、数学、地理、理化、博物、教育心理、法制、万国公法、兵学、图画、体操等14科。果斎先生主讲经典,但是也曾经亲自钻研西方数学,并且给学生上数学课。三是他一贯提倡“滚烫热肠”的为师之道。1906年两等小学堂成立,先生撰联一副:“无论你学道德学才能,当实志虚怀,要有童蒙求我意;莫管他是智愚是贤否,只热肠苦口,常存父母爱儿心。”都是规范师生日常言行的箴言。后来在文高等学堂,他又题写:“愤国家积弱情形,学个自强人物;体孔孟救时宗旨,养成滚烫热肠!”因此他在教学实践中,对学生一片热忱,非常关心爱护学生,因此赢得了广大学生和教师们的衷心爱戴。高等学堂虽然推崇圣人之道,但是风气非常开明,培养出赵元贞等最早接受民主思想和西方教育的才俊。学生水梓、邓宗等人,辛亥革命之初,对推动甘肃省临时议会的成立,发挥了很大的作用。水楠后来到北京求学,他是“五四运动”中的先锋主力。果斎先生当时的政治态度与他们不同,但是师生间的情谊却非常深厚。水梓、水楠等人,后来都曾经帮助先生完成过很多大事,而且终身保持了对先生的尊崇爱戴。此外,果斎先生还担任过兰州存古学堂监督、甘肃教育公所议绅等职务,是兰州市和甘肃省教育界举足轻重的代表人物。

  (二)造士有方,着力培育英才。果斎先生认为:“人才者国家之命脉,闾里之精神。”“国运之盛衰,关乎人才;人才之盛衰,关乎学术。”因此,他以造就英才“为生平第一宗旨,寤寐不忘,馨香祷祀者也!”在教学实践中,他特别注重奖励德才兼备的优秀学生,“书院膏火固绌,贫士每困顿乃抚其优者,重奖以鼓舞之,一时负笈者向风恒教。”(《皋兰刘果斎先生德教碑》语)又亲身示范耳提面点,可谓言传身教造士有方。甘肃省著名的书法大家魏振皆,当时经常站在旁边观摩老师习字。果斎先生除了讲授书法要领,还赠送他一套肃王府淳化阁贴拓本,引导魏振皆走上书法创作之路。

图3,魏振皆先生像

  

  果斎先生道德端方人格力量极强,他的著名学生水梓,曾经在回忆录中写道:“予在高等学堂,身心上所受之益。以刘晓岚先生为最多。… …其道德品性最为感人。”在果斎先生的辛勤培育下,从高等学堂到后来的兰州一中,是涌现青年才俊最多的学校。除了前面已经提到的,还有王烜、杨巨川、蔺像祖、金树人、杨沛霖、牛载坤、谈凤鸣等,都是甘肃省乃至大西北政界、文化界的翘楚,对地方经济、文化发展起到重大作用。

  (三)积极创办学校,大力普及教育。果斎先生于1906年创办皋兰兴文社两等小学堂,后来又创办小学三所、中学一所。到1949年,这些学校培养毕业生达11000多人。1916年,还创办学制三年,类似于中专的全陇希社国文讲习所,为全省培养了一批师资人才。1918年,创办兰州兴学社,资助兰州所属皋兰、榆中、临洮、靖远、临夏、渭源等六个县学生赴外省深造。除了在校学生,先生也高度关注社会上广大少年儿童的启蒙教育。1905年,先生从明代吕德胜的名著《小儿语》中,精心选择30条语录,又采用本土方言做了十分浅近的解说,以供广大儿童朗读学习。还在书的后面附了正楷字帖,让儿童们在诵读语录之余,还可以临帖习字,于潜移默化中,树立起正确的做人做事行为准则,真可谓用心良苦。

图4,刘尔炘先生编写的《小儿语摘抄说意》

  先生于1911年,创办陇右乐善书局,采用国内最先进的印刷机器,大量出版各类文化书籍,平价销售给广大读者。先生还于1916年、1923年,分别创办甘肃省图书馆、五泉图书馆,收集采购大量图书,供市民阅读,以便普及文化开启民智。

  (四)醇风教泽影响深远。果斎先生在长期的教育实践中,树立起崇尚实学经世致用的学风,因此他的学生无论从事教育、文化、政治、经济各行各业都有不俗的业绩。水梓、水楠弟兄二人,后来都曾经担任过甘肃省教育厅长,水梓先生6儿2女,个个都是拔尖人才,多数担任高等院校教授。到了第三代,还涌现出水均益这样优秀的电视主持人,是兰州市屈指可数的名门望族。

图5,水梓先生像

  先生当年大力倡导“士不可不弘毅,任重而道远”的教学思想,后来成为兰州一中的校训沿用至今。学生金树人后来是新疆省主席;杨巨川是著名诗人、文学家,建国以后第一任甘肃省文史馆馆长;牛载坤是著名实业家等等。1904年高等学堂内设师范馆,后来分出去成为甘肃省立优级师范学堂,依然传承了果斎先生创立的学风,造就了大量优秀人才。例如,在杭州西湖上题写“水水山山处处明明秀秀;雨雨晴晴处处好好奇奇”叠字楹联的陇中才子黄文中。兰州一中后来还培养出中共甘肃特支创始人张一悟等一大批革命志士,以及新中国省部级以上领导干部,到现在依然执全省中等教育牛耳。果斎先生逝世以后,学生赵元贞于1940年创办志果中学,即是后来的兰州二中,取名“志果”,就是对先生的深切纪念。

图6,世代传承的兰州一中“弘毅”校训

  刘尔炘先生是杰出的思想家

  果斎先生从小受过良好的中华文化教育,树立起儒学价值观的坚定信仰。因此,他的家国情怀和以天下为己任的情操十分强烈。在人生道路上,他没有选择出仕为官,而是献身学术,穷毕生精力上下求索,力图找到一条救亡图强,进而实现世界大同的可行道路,对中华思想文化在近现代的发展有突出贡献。

  (一)果斎先生在新的时代继承发扬了孔子思想的精髓。先生一生中,从来没有动摇过对于儒学思想核心价值的坚守,无论是为学、教书,还是做人做事,他都恪守孔孟最初的立言宗旨。但是,他也能与时俱进,面对中国从封建帝制进入民国的历史大变局,积极探索孔学如何融入新的时代。在这一方面,他首先确立起全球眼光,明确认识到“非世界大一统,孔子之道不能复兴,” “欲求世界之太平,当在化除国界而后。”

图7,兰州国学馆(原皋兰县文庙)孔子像

  因此,他坚持从实现全人类共同进入和谐世界出发,以实现“中西学术水乳交融”为依归,去寻找致天下以太平的现实途径。他不赞成当时很多学者“全盘西化”的倾向,明确表示:“人争言西学之长,我乃兼悟西学之短”,因此,“于吾孔子之学,当分清理气,为衡量古今中外学术、治术之权度”。对于儒学发展史上的经学、理学,先生有明确的判别。“尝窃谓读孔子之书者,贵乎以经治人。汉唐诸儒,则以人治经者也。”“宋明诸儒之所造阐心性之精微,发儒门之异彩,然以之教人,以之救世,何若孔子之道之不外人事,切近人情范围,人类而不遗推之百世而皆准者乎?”先生明确表示:“我好读理学一派书,不喜为理学一派人。我嫌理学家规模小,有体无用,迂拘不能做事… …”先生所坚守的,是孔孟最早提出的学术理念,又积极汲取西方思想学术中值得借鉴的部分,形成了他个人独特的学术观点。先生对中华国学精髓的坚守,不仅表现在著述和教学实践中。从1919年至1924年,先生个人出面募集资金,亲自通盘规划、亲手画图设计、亲身督导施工,历时5年多完成兰州五泉山公园的修建工程。竣工以后,不但山明水秀金碧雕戕,而且整体上体现了“以儒为宗、三教共存、多元融汇”的学术理念。在全山枢纽位置,保留了“四圣四贤”的地位,体现了先生“为千秋绵绝学,留一线是微阳”的初衷。通过太昊宫、三子祠、万源阁、文昌宫等建筑,实现了“自来山水供仙佛;从此林泉有圣贤”的目的,展示了甘肃省和兰州市历史演变中形成的文化血脉,是一座独具特色、国内少有的文化名山。

图8,刘尔炘先生修建的五泉山公园

  (二)果斎先生一生好学不倦,著作颇丰,留下了探寻真理的思想轨迹。他在30岁写成《果斋一隙记》,被评价为“以程朱为尊,旁贯百家、折中一是之作。”表示他在青年时期,就牢固树立了中华文化的坚定信仰。后来在担任甘肃文高等学堂总教习期间,著成《劝学迹言》和诗经、春秋、尚书、周易授经日记,以及《春秋大旨提纲表》,充分表达出他“通经致用”的学术思想。从光绪二十三年(1897年)至民国十五年(1926年),先生以记载内省体悟语录的样式,写成《果斎日记》8卷,完整记录了他不断学习、不断探索,不断自我省察增进修养的心路历程。这样积30年之功,终于在晚年攀登上学术高峰,创立了“独立人间,卓然为一家学说”的思想,取得了儒学在民国时期发展的重大成就。

图9,刘尔炘先生部分著作

  (三)果斎先生提出“以理驭气”学说,对传统儒学做了重大改进与提升。先生夙有“铸中西学术为一冶”的志愿,从1928年起,他脱开各种社会事务,以中西学术比较研究为路径,专心致志地投入学术专著“拙修子太平书”的写作。经过三年多艰苦的努力,几易其稿,终于在他逝世前的1931年8月,完成了这一部“融汇古今,裁成中外,搜天地万物之根,抉为学出治之本源”的著作,对儒家思想的核心概念,“理、气”关系做了重新阐发。其主要观点是:一、把“理”分为“天理”和“物理”,“有理即有气,有气或未必有理”,不同条件下理与气的地位势能和作用不尽相同。二、当着理盛气衰的时期,会导致社会“萎靡不振”;而反之气数用事,会导致理无主权,“理不能驭气,气反驭理,身、家、国、天下之败亡悉由于此。”三、以机器为象征的科学技术,由于不适当的运用,首先成为战争和杀戮的工具,给人类带来极其严重的灾难,果斎先生称之为“机器劫”,就是理无主权,气呈肆虐的集中体现。四、对付气势过盛的“机器劫”,单凭精神力量是不足以制约的,还是要“以气制气”,依靠物质的力量去解决物质的问题。五、化解人类面临的危机,最终实现儒家“大同世界”理想的可行途径,是实行“以理驭气”,即以孔学之“理”,驾驭物质科学之“气”,使得理有主权、气能达用,形成社会运行于正确轨道的有效机制,最终臻于大同世界。六、果斎先生与众不同的是,他在《拙修子太平书》中,构想世界动乱1000年以后,人类幡然醒悟,孔学科学合为一体,得“神悟”发明“中和素”,氤氲流布五洲四海,人类共得熏陶焕发先天善良秉性,从此进入全球一家,景星庆云,和风甘露的太平盛世,谓之“还醇世代”,其时当在公元3330年。这样的见解和表述方法,在儒学发展史上,都是前无古人的。

图10,探索宇宙的奥秘

  这样,果斎先生就在改造传统理学思想的基础上,开出了一整套解决人类前途命运问题的救世药方。这个学说与“中体西用”论相比较,后者重在解决一国一时的前途出路问题,而前者则体现寻求人类整体万世幸福的终极关怀,角度不一样,深度和高度也不一样。与“新儒家”提出世界文化“三期重现说”;援佛人儒,提出“新唯识论”,本于心性完善去改造社会的主张;和“义理名相论”等相比较,“以理驭气”的学理更为浅近明澈,逻辑上更具有现实可行性。所以果斎先生的学说具有重大学术价值,完全可以独树一帜、自成一家。

  刘尔炘先生是杰出的社会活动家

  (一)为地方政治稳定付出的努力。果斎先生一生不愿为官,但是他“生平好关心天下大事,”民族危亡、桑梓福祉,无时不刻都牵动他的心。同时,由于他崇高的人格,和为家乡民众做出的竭诚奉献,不仅受到民众的爱戴,而且得到官府的尊重。清末,“甘督崧蕃素重先生”;入民国,“张勋伯(张广建)巡按来甘,重其名,遇事多所咨询”;“陆(洪涛)督尤重先生,称为逸民,有大事每就见之。”这样,就使他在地方有很大的政治影响力。因此于清末担任甘肃省咨议局副议长,1912年甘肃省临时议会成立,又被推选为副议长。而在甘肃省、兰州市政治局势发生动荡的时候,他往往能够挺身而出力挽狂澜,“至于功在地方,弭患于无形者尤多,”(王烜《刘果斎先生事略》)辛亥初,前往陕西镇压起义的甘军各部回撤,为了争地盘闹兵饷围住省城兰州,战火有一触即发之势。果斎先生急电北洋政府,请求加以调遣让他们各回原位。又出面积极斡旋,劝说这些军队返回驻地,还出面向商界借来三十万两白银,解决了各路军队的兵饷,这才化解了一场危机。1920年,袁世凯委任的都督张广建人心失尽不得不离开甘肃,一时各路军阀争夺激烈,政局又陷入动荡。先生秉持“桑梓攸关义难缄默”的初衷,致电徐世昌大总统,详细陈述甘肃的危险状况,提出“择大公无我、威望素著之人”主政甘肃,救民于水火。由于他在地方上的巨大威望,北洋政府采纳士绅们的意见,委任陆洪涛继任甘肃都督,这才平息了即将燃起的战火,使甘肃以后的政局得以稳定。1931年8月,兰州发生有名的“雷马事变”,当时双方军队剑拔弩张,一场兵燹迫在眉睫。此时果斎先生重病在身,但是为了全城百姓的安危,他强撑病体出面斡旋,缓和了当时的局面,使这一场灾祸最终和平解决。

图11,兰州老城池

  (二)为地方经济文化发展做出的贡献。果斎先生为促进兰州经济文化教育各项事业的发展,从1905年开始,他接办"皋兰兴文社"后,筹措白银5000两,先后创办中学一所、小学四所,累计毕业学生万余人。成立"兰州修学社",负责管理孔庙、举办祀礼、保管淳化阁帖石刻等文物;创立"陇右乐善书局",出版发行陇上先贤著作;又积极兴办地方实业,创立"陇右实业待兴社",根据资源、资金、技术、销路等因素,统筹发展地方实业,派人赴大生纱厂学习技术,开办小型工厂,向同生火柴公司、陇右化学公司投资,以期振兴地方工商业;创立"全陇希社",开办国文讲习所和国文专修馆,培养高等师资人才;创办"五泉图书馆",收藏大量新旧图书,供学人研读;创办"丰黎义仓",平巣粮食解救灾荒;创立"皋兰同仁局",为社会劳苦群众无偿提供医药,为鳏寡孤独之人救济棉衣、棺木等物。以上实体号称“兰州八社”,在兰州经济文化事业中发挥了很大的作用。果斎先生还先后主持完成兰州府文庙、皋兰县文庙、兰州小西湖景区、祝枏别墅和盐场堡河堤等大小10项工程,对兰州城市建设做出卓越贡献。在地方上建立累累事功,是果斎先生超越兰州历代先贤的显著特征。

  (三)为解救天灾人祸抛撒的心血。果斎先生有强烈的家国情怀,他以“既生斯地不可无益于斯人”为信念,为家乡父老的福祉殚精竭虑呕心沥血。光绪三十年(1905年)以来,兰州地区天灾连年。1908年,他与张林焱共同创办陇右公社义赈处,募集款项赈救旱涝受灾民众。1920年甘肃海原大地震,先生应各界推举,慨然临难,以震灾筹赈处总绅名义,牵头募集白银30多万两,救济了30余县、数十万灾民。前后历时2年多,才完成发放粮食、衣物。修复城池、桥梁、道路,建设义仓等救灾工作。

图12,海原大地震惨状

  1929年甘肃大旱,饿殍遍地惨不忍睹。他创办的“丰黎义仓”立即供应平价粮食解救灾民,又在市内开设3家粥厂,救活灾民无数。这时正值他卧病在榻,但是仍然定期过问救灾事宜。身体刚刚恢复,他就亲临粥厂检查施粥情况,还在病榻上写下一首感人肺腑的诗:“入耳声声乞食难,且凭柔翰写心酸。满眼都是哀鸿泪。此纸成灰墨不干!”他创办的皋兰同仁局施医馆,免费为穷苦百姓治病。当时奔走于大街小巷卖水的“水客子”,三九寒天手脚冻裂血痕遍布。医馆为他们治疗创伤提供冻疮膏,“水客子”们常常感激的泪水直流。有多少孤苦无助者病毙街头,是同仁局收敛安葬他们,让他们维持了一个人最后的尊严。

  果斎先生为家乡建立了难以计数的功勋,他还是一位优秀的诗人、楹联家、书法家。他的楹联“无论浅显通俗,抑或是典雅含蓄,均为呕心沥血精心构撰。皆极富人生哲理,说理明确,衡情恰当,寓意规箴,用劝用惩,亦庄亦谐,妙趣横生,足可以振聋发聩,唤醒万众而匡扶时运。”(袁第锐语)他为五泉山公园撰写的130多幅楹联,义高词妙韵涵深长,其中的白话楹联更让人拍案称绝,是五泉山公园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图13,五泉山青云梯楹联

  甘肃省楹联学会尊他为“陇上联圣”,特创设“刘尔炘楹联艺术奖”,是为甘肃省楹联界最高奖项。他的诗文,“醇和雅驯,一如其人。而宫商协畅,属对工切,自不待言。”(常振励语)诗中针砭时弊感慨时艰,不忘天下苍生,恫瘝在抱忧乐以之,表达了先生忧国忧民的高尚情怀。他还擅长书法,留下大量传世墨宝。果斎先生篆、隶、楷、行、草兼备,隶书“体势多变而结构严谨,黑多白少,疏可走马密不容针,”颜书颜面魏骨,宽博温厚;行草书取法郑板桥,又自成一家,因为先生“学识渊博,艺术修养全面,因而他的书法艺术气度高雅,是清末民初甘肃近百年书坛上最具神力功德的一代大师。”(林经文语)

图14,刘尔炘书法作品

  晚年习画,以梅、兰见长。所以,果斎先生确为甘肃明、清地方文化的集大成者,是承前启后继往开来,兰州民国地方文化的开创者。

  果斎先生逝世后,兰州人民在五泉山为他树立纪念铜像,改五泉山层碧山庄为"果斋祠",将今天的陇西路改名“果斎路”;1940年,他的学生赵元贞创办“志果中学”,以表对他的怀念。甘肃学界对他的研究始终不断,发表过很多有分量的研究论文。今天,在五泉山万源阁,还设有刘尔炘纪念馆,供游人瞻观纪念。兰州市政协特地策划拍摄大型人文纪录片《刘尔炘》,以表达对这位陇上大贤的纪念和弘扬。

图15,兰州市政协《刘尔炘》纪录片开机仪式

  

稿源:中国兰州网编辑:王瑞锋

分享到: 更多

推荐图片